杨晨:青训需要精英教练,退役运动员是首选

杨晨在德甲法兰克福足球俱乐部征战时海报

1998年,作为登陆五大联赛的第一位中国人,杨晨正式转会法兰克福足球俱乐部。运作杨晨转会事宜的,正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位担任中国队主教练的外国人施拉普纳。92年至94年施拉普纳在国家队主教练岗位上的费用,全部由上海大众汽车公司承担,大众汽车公司是改革开放后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国车企。

中国足球运动因改革开放而兴起,杨晨的足球职业生涯,也与改革开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刚到法兰克福的时候,俱乐部在一个老式楼房顶楼给杨晨租了间9平米的三角形房子,而且就在电梯边上,晚上杨晨经常会被电梯的升降噪音吵醒。

当杨晨为法兰克福打入第三粒进球之后,俱乐部为他在富人区租了一间较大的房子,还配了专车。从这一小插曲可以看出,当年的杨晨在德甲有着怎样的辉煌。在德甲征战的历程中,杨晨3年内共打入16粒进球,最高单赛季打入8粒进球,“中国火箭”的美誉是他在德国足球的真实写照。

五年的德甲经历,让杨晨得以深度地理解德国足球,并与中国足球进行比较后得出结论:即使中国的职业足球已经进行了二十年,不仅仅在技术水平,就连比赛场地、转播技术等硬件方面的差距依然没有被拉近,甚至对于足球某方面的专业定义,中国与德国之间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

距离5月31日2002年韩日世界杯足球赛开幕不足百天,作为第一次角逐世界杯决赛圈的中国人在将目光聚焦在韩国的兴奋之余,也在抓紧营造世界杯气氛,图为南京街头设置的主题“世界杯的希望”大型公益广告。

“在德国领队是一个Team Leader,基本上管理球队除了技战术之外的所有事务”。杨晨退役之后,先后担任过江苏舜天、贵州人和、北京北控俱乐部的领队。“德国国家队领队比埃尔霍夫管理着几亿欧元的赞助费用,而其团队只有4个人,这在国内根本无法想象,很多领队都是集团派下来的,不懂球。”

2008年退役之后,杨晨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担任球队领队和助理教练上面,他希望能把当年在德国学到的东西全部带到中国,“德甲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希望尽自己的力量架起中德足球交流的桥梁,让更多热爱足球的中国球员,像代表法兰克福球队的雄鹰一样展翅飞翔。”

目前杨晨所供职的北京控股足球俱乐部与法兰克福俱乐部已在青训、教练员培训、球员培训等方面达成合作意向,当然这中间少不了杨晨的牵线搭桥。

在最近的几次采访中,杨晨一直都在强调中国足球目前面临的问题根源在于青训,他认为青训才是国足未来提升水平的关键所在,国足现在之所以水平倒退,就是年轻球员的水平青黄不接。

2011年10月07日,辽宁省沈阳市,国足世界杯出线10周年纪念系列活动,老国足Vs老辽足,杨晨受球迷疯狂追捧。

“只有搞青训才是职业联赛最好的发展之路,对国家队也会起到很大的帮助”,但与其他很多业内人士的观察视角不同,杨晨认为青训体系的一个关键因素被忽略了,那就是教练。

“大家都说要搞青训,到底怎么搞?目前的政策是要开始普及校园足球,但校园足球的教练从哪里来呢?”杨晨认为现在的政策在教练环节被忽略,“体育老师和教练是两个概念,体育老师可以带着学生随便踢踢球、做做课外活动,但基层足球教练是承担足球的基础教学的任务,如果孩子学到了错误动作,长大后再改是很费劲的。”

杨晨认为校园足球是个基础工程,未来的足球苗子可以从中挑选,但真正成长成球星,需要到俱乐部的梯队一层一层的筛选,最终目的是要走到金字塔尖,而这个过程是精英足球提炼的过程,必须要有精英的足球教练指导。目前已经有人在关注青少年足球教练培训机制的建立并已经开始行动,但还没有哪一个模式真正让人看到明确的未来方向。

“目前的问题在于中国的整个青训模式都没有确立。”杨晨说,“只有先把框架搭好,才知道房子怎么去盖。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参照物,但目前还没有。各个俱乐部只能按照自己的情况各自为战,那他们的出发点和未来的规划可能会更偏重俱乐部的发展,而不是对整个国家的青训体系负责。比如目前搞得比较好的绿城、鲁能和恒大等俱乐部。”

除了各家职业俱乐部各自行动之外,杨晨对于青训教练体系的培养有另外一个建议。“大部分优秀的足球运动员退役以后,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都逐渐远离了足球,我们浪费了很多这样的资源。希望相关机构能够运作一个平台,把这些退役运动员召集起来,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人脉资源和自身影响力,去帮助青训体系的建设。很多退役运动员都有这样的热情,也期待这样的机会。”

新京报特约记者/汤凌燕

首页体育